加拿大28是骗局么

时间:2018-05-25 09:54来源: 阅读数:--

 

提到班主任,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严肃刻板、不苟言笑。但是吴都中学8年级(11)班的同学聊起他们的班主任——柳余峰老师的时候,同学们纷纷点赞,说他细心、爱笑、讲话幽默。其中,同学们在柳老师身上贴的最多的,是“接地气”这个标签。

每周一到周五,柳余峰都要在早上6点45之前赶到办公室,开始准备他的第一节“课”——早读。当了班主任的六年以来,他就没有了睡懒觉的“待遇”。

早读开始前,柳老师拿着资料,为学生们开讲安全知识。短短几分钟幽默又接地气的讲解,孩子们收获了知识与快乐。

早读上,柳老师认真的听李同学朗读英语课文。李同学有点内向,柳老师经常点他的名,帮他增强自信心。

上课铃还未响,柳余峰就急匆匆的赶往下一堂课的教室。

课前,孩子们拿着书,把他们的班主任团团围住。课里课外,柳老师从来不缺少“粉丝”。

窗子外边的班主任,相信是很多孩子的“童年阴影”,玩具、漫画、零食都是这样被发现、被收走的。不同的是,柳老师总是微笑着走过窗前,孩子们也以微笑回应。

课上,看到一名同学有些心不在焉,柳老师调侃道:“想啥呢?是不是昨天的作业没做完啊?”同学们都笑了。

第一堂课下课了,高同学还没到校。和家长的通话过程中,柳余峰显得有些焦虑。好在孩子只是发了点低烧,忘记请假了,柳余峰的心才放下。

课余时间,柳老师打开教学APP,给自己“充电”。“现在用手机、平板学习都很方便,但是很多孩子主要是用来玩游戏、聊天,耽误学习不说,对视力也有影响。”柳老师说。

上课时,柳老师提醒孩子们,眼睛不要离书本太近。

上午的第二堂课上,柳老师在电子白板上写板书。“大熊猫已经变得如此受欢迎,他们是中国的象征。”

柳余峰的桌上摆着一本上课几乎不离手的书——八年级下册英语课本,书脊已经翻烂了。

课间,同事找到柳余峰,询问办公打印机修理情况。柳余峰是个多面手,也是个热心肠,同事总喜欢找他“麻烦”。

余同学是班主任办公室的“常客”,这一次他被“请”到办公室的原因是上课讲话。微笑是具有多重意义的语言,余同学明白这一点,他不敢目视带着微笑的柳老师,低着头,显得有些拘谨。

昨天晚上柳余峰用U盘下载了一些英文歌曲,准备在课上推荐给孩子们。

学生的作业是卷子,老师的作业是改卷子。由于长期伏案,30出头的柳余峰,颈椎已经有了毛病。

吃完午饭,柳余峰和同事到排球场上切磋一番。打排球对颈椎有好处。

打完球,柳余峰回到办公室准备下午的课程。桌子上放的是女儿的照片,宝贝今年五岁了。

备完了课,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。柳余峰回了趟家,他想女儿了。“早上来上早读,女儿还没醒;晚上回得晚,她已经睡了。”

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,柳老师到校后,打算去看看孩子们的上课情况。

柳余峰远远的在山坡上望着孩子们。“我过去了,他们玩得不放松啊!”说完这句话,柳余峰狡黠一笑。

上午的安全知识刚讲完,下午,孩子们的黑板报就出来了。“That's cool(太棒了)!”柳老师表扬了办黑板报的同学。

墙上的钟已经走到了晚上七点半,大部分的学生已经放学了,有几个孩子的提问还没有结束。“今日事,今日毕。”孩子们主动要求“拖堂”,柳老师也是有求必应。

几个提问的孩子走得晚,柳老师把他们送到了校门口,叮嘱他们注意安全。

“预报明天还有大雨。”柳余峰一个人回到教室,再次检查窗户是否都关上了。

回家路上,柳余峰接到了女儿的电话。“她说要睡了,让我快回家给她讲故事,估计等我回去她也睡着了,经常是这样。”

一天的大半时间,柳余峰都给了学校的孩子们,陪伴自己的女儿的时间,只有中午的短短几十分钟。也正是这样,孩子们都尊敬他,亲近他,把他当朋友,当亲人。柳余峰的T恤上调皮的印着几个单词:“I AM ALONE(我很孤独)”,和他的工作生活形成了很大的反差——他可不是个孤独的人,班主任、同事、家人,他的每个角色都被需要。每个角色的脸上,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(喜运28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振亮 李瑞 肖焱 实习生 温蕴菡   责任编辑 彭恒)

 

责任编辑: 彭恒
--
推荐阅读